「完全感覚Dreamer」

当你仰望星辰,
其中一颗当成我的灵魂。

【魏喻魏】BEG

OOC归我,我随便写写,您随便看看。
无脑搞CP,我爱他们。

————

那段时间是蓝雨最难的时候。喻文州也会害怕。

“还有啊,我跟老方打算好了,让你跟少天磨合磨合,以后……”魏琛出了食堂,逮着喻文州跟托孤似的念叨老半天了,这小子也不嫌烦,时不时还点点头应上两声。

这是魏琛觉得最不放心的一点,他说,“有什么事就找老方,别自个儿闷着。”

“魏队放心。”喻文州看起来特别平静,“我记住了,放心好了。”末了还看着魏琛笑了笑。

想想也是,这群小崽子里面,喻文州确实是最让人放心的。

喻文州又说:“我想要魏队你丢床头的那个抱枕,行吗。”

那是魏琛大晚上带着他出去疯玩儿,从抓娃娃机里抓出来的,有点丑的一个蓝纹鱼形抱枕。方世镜吐槽他俩抓鱼也不抓只锦鲤回来,被魏琛义正言辞给怼了回去“蓝雨色的锦鲤啊这可是!”

魏琛觉得行,让他有空自己去拿。其实他更愿意自己留下来陪他,但他得走。

“你有空没空的都得再练练术士,多跟黄少天打几次配合,手速不够智商来凑...也挺好。”他还安慰说,“你小子想我的时候——”

“有什么可想的,没什么的。”他又突然转了话道,“又不是见不着了,呸呸呸。”魏琛还是没跟他说自己的打算,不仅是面子问题,他害怕喻文州这小子脑袋转太快,再把所有责任全都强加在自个儿身上。

喻文州点头,看起来没事。

他后来也表现得没事,魏琛走的那天他没说什么,战队宣布魏琛正式退役时他也没表现出太大的情绪波动,按着术士的训练方案加班加点,照常练习。

没多久,他去办公室找方世镜,看样是不在,他便打算先回宿舍。临走前瞄了眼工作桌,喻文州清清楚楚看到了战队提交给联盟备案用的第三赛季蓝雨战队的资料,队长一栏填的是方世镜,索克萨尔的操纵者也不是魏琛了。他才明白,蓝雨的一个时代,从这一刻开始,真的正式结束了。

喻文州几乎是快把嘴唇给咬破了,硬憋着红着眼眶回的宿舍,在床上坐着,把那只丑鱼抱在怀里。

他那天很难过,是真的难过,像是好不容易强压下的海又掀起了滔天巨浪,他感觉自己要被淹没了。丑鱼是一种寄托。可是他抱着魏琛花了十多个游戏币抓上来的鱼,也没有很安慰。

这是喻文州第一次提出“无理”的要求,魏琛却说都没说一句,马上就答应了他。

丑鱼抱枕陪喻文州度过了漫长的七个赛季,一直到再次见到魏琛。

再后来,兴欣主场时,魏琛去蓝雨订的宾馆串门,刚进喻文州的房间便看见床头那只非常显眼的丑鱼,和宾馆格格不入。魏琛问他:“留下有用吗?”

“有用呀,”喻文州回答,然后看着他,“它每天晚上陪我睡,比赛也会带着。”

魏琛哑火了。

久别重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喻文州炙热的目光令他有些想要躲开的冲动。像二赛季决定退役那样,完全避开。

可喻文州没再给他这个机会,他冲魏琛走了过去,直接走到了魏琛面前,摊开手,神情特别坦然。

魏琛一怔,忍不住骂他不学好,净弄些肉麻的,但还是张开了双手,把如今已经比他要高上些的喻文州抱了个结实。

他耷拉着脑袋窝在魏琛肩上,闷闷喊了声魏队,魏琛也应了。

喻文州说,我后悔了,魏队。

我后悔了,我不只想要那只丑鱼。

I beg your love for me.*

————

*分享歌词:I beg your love for me. ——凯瑟喵 单曲《BEG》
旧文翻新,全文灵感来源这首歌。